第五届创新中国科学家经济学家年会


暨“十三五”优秀成果云博会网络推介系列活动


地点:中国·北京


时间:2021年4月29--30日
年会首页 理事会 邀请函 年会简介 主办单位 年会议题 分支机构 年会日程 报名须知 拟邀嘉宾 联系我们 年会新闻
开始时间:2021-1-17 09:00丨结束时间:2021-4-30 21:00 参会报名中...

年会动态

甘永超教授将出席第五届创新中国科学家经济学家年会第二场云会议

来源:本站   发布时间: 2021-02-02 11:45:13   浏览:10138次  字号: [大] [中] [小]

“甘永超公式”、“巨光子炮”与“太极粒子波”的贡献者

甘永超,男,1962年7月生,湖北省公安县人,上海大学(原上海科技大学)研究生毕业(经反西格玛负超子发现者王淦昌先生推荐入学)。历任湖北大学物理学与电子技术学院党委委员、物理系书记、系副主任;兼任中国科技史学会物理学史专业委员会委员;湖北省自然辩证法研究会理事;中国管理科学研究院研究员(长期聘任)等职。主要从事理论物理、光物理、核物理、自然辩证法与科学史方面的教学与研究工作。公开发表学术论文四十多篇,获湖北省第十二、十三届自然科学优秀学术论文两个二等奖。创建了一个“物理公式(‘甘永超公式’)”、两个“物理模型(‘π型三重波粒二象性’与‘太极粒子波’)”并于2012年被分别写入经典教科书中流传后世,涉及破解“世界的本原”、“物质结构的最基本单元”、“光的本性”、“实物与场(粒子与波)的关系”、“分立与连续(量子物理与经典物理)的矛盾”等多个百年与千年世界难题,其物理基础与知名华裔学者、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士文小刚(著名海外华裔学者前有杨振宁、李政道,后有张首晟、文小刚)400多页的学术专著《量子多体理论——从声子的起源到光子和电子的起源》第三章第三节第四个标题“波也是粒子”不谋而合并力图“用声子的起源去揭示光子和电子的起源”。2013年接受央视华人频道25分钟专访《甘永超:解密“甘永超公式”》并受到人民网、新华网、中央党校-中国干部学习网、《科技中国》、《科技文摘报》、《中国新闻》、《中华儿女-海外版》、《科学中国人》等诸多媒体的大力宣传。他破解了两大千年世界难题和两大百年世界难题(参见海内外媒体《一个破解了四个百年世界难题的中国科学家的心声》),正等待更精确、更进一步的验证。


甘永超先生的科研工作内容:

①奠基性工作:把狄拉克1927年“经典电磁场按模式分解”进一步推进到“经典电磁场按光子分解”。已经得到破解百年世界难题“分立与连续(量子物理与经典物理)的矛盾”之“双甘定理”的再次验证和确认(其正确性不容置疑,已经上了双保险)。

②揭示出与爱因斯坦、德布罗意分别揭示的光的波粒二象性、实物粒子的波粒二象性并驾齐驱、三足鼎立的“第三种波粒二象性”。前两种波粒二象性的揭示与验证,已经颁发过四次诺贝尔奖。“第三种波粒二象性”若被验证,亦可望颁发诺贝尔奖。一个科学家的科研人生,到此止步,足矣。

③完成“三种波粒二象性的和谐统一”,把爱因斯坦、德布罗意与甘永超分别揭示的光的波粒二象性、实物粒子的波粒二象性以及“波在结构上的粒子性(第三种波粒二象性)”完美而和谐地统一了起来。

④揭示出光以及不可再分粒子(微观客体)的“π型三重波粒二象性”,这是比波粒二象性更深层次的物质属性,千年世界难题“光的本性”将由此揭开,“实物与场(或者粒子与波)的关系”也由此展开……

⑤揭示出“光的本性”以及“实物与场(或者粒子与波)的关系”——“波粒二象关系式(简称‘甘永超公式’)”。这一关系被瑞德尼克在《量子力学史话》281页中称之为“物理学尚未征服的山峰中的最高峰”。

⑥预言“千年世界难题”——物质世界的最基本结构单元“太极粒子波”的存在,把“光子-真空-电磁波”三者完美统一为“太极光子波”。从哲学层面上讲,“太极粒子波”理论已经把“物质与空间”、“实物与场”、“粒子与波”、“有限与无限”统一了起来,其哲学成就远超夸克理论、超弦/M理论……

⑦顺便揭示了“粒子自旋的本质”,例如“光子自旋”不过是“凝聚成该光子的那团‘电磁基波’的自身角动量的转移与守恒”,同样,“光子能量”与“光子动量”也不过是“凝聚成该光子的那团‘电磁基波’的自身能量与动量的转移与守恒(1995年就已经完成数学物理计算并公开发表)”。

⑧顺便设计了拦截核导弹、攻击航母的超级武器“巨光子炮”。

⑨顺便提出了“‘第二类波’与‘第三类波’的相似性(对应)原理 ”:在“π型三重波粒二象性”中,对于同一微观客体,它的“第二类波”与“第三类波”具有外观轮廓上的相似性。或者说,当微观客体以波的形式存在时它“第三类波”的振幅平方,正比于同一微观客体以粒子的形式存在时它“第二类波”Ψ的模的平方,即:︱A︱2 = K︱Ψ︱2。例如,同一“光”客体的“电磁波”与其光子的“几率波”就具有这种相似性(是两个东西相似,但不是同一个东西,不能混为一谈)。只有满足“‘第二类波’与‘第三类波’的相似性(对应)原理”,才能实现“第一种波粒二象性”中“波”与“粒子”之间的圆滑连接与完美转化。

⑩顺便提出了“超级宇宙发电机”原型:让一个电磁波发射器逆向运转,收集宇宙中的辐射能以解决能源问题。

⑪1998年提出了受控核聚变的一种新途径——“低能注入式磁盖势阱约束法受控核聚变”。
值得注意的是:由“太极粒子波”理论所做出的三大预言、三大颠覆性判决、一大猜想(甘永超猜想)、二大现象(“电磁基波的真空凝聚现象”与“光子的真空喷射现象”)已经得到了三大不同类型的科学实践先后九次验证,还有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士文小刚的理论(《量子多体理论——从声子的起源到光子和电子的起源》第三章第三节第四个标题“波也是粒子”以及“用声子的起源来揭示光子和电子的起源”)作为旁证。而验证一个“科学理论”正确性的唯一途径,就是利用“科学实践”来加以检验!


甘永超先生的重要贡献:

①“物质世界的最基本结构单元”是一个千年世界难题。元气说、五行说、原子论、夸克论、超弦/M理论彪炳史册,而花费数百亿美元建造超级对撞机也不过是为了探究其谜底。2018年8月19日,甘永超基于“波也是粒子(美国院士文小刚几乎同时揭示)”和“π型三重波粒二象性”而在“第24届世界哲学大会”上作了《物质世界的基本结构单元——“太极粒子波”》的报告(其论文选集《在哲学的田野上》已公开出版),把现代中国的原子论“太极粒子波”推向了全世界。相关内容早在2012年就已被写进大学教科书中流传后世并得到了三大不同类型的科学实践先后九次验证,还有文小刚院士的理论作为旁证,完全满足科研成果的两条金标准:解决难题,得到验证。

②“光的本性”也是一个千年世界难题。早在墨子时代就有关于光的探索和记载。甘永超则通过揭示“波也是粒子(美国院士文小刚几乎同时揭示)”——“波在结构上具有粒子性”亦即“第三种波粒二象性”并把它与爱因斯坦揭示的“第一种波粒二象性”、德布罗意揭示的“第二种波粒二象性”相统一,进而揭示了光以及不可再分微观客体的“π型三重波粒二象性”。在2007年于美国圣地亚哥召开的“The Nature of Light”国际会议上受到大会主席Chandrasekhar Roychoudhuri的重视,并获得湖北省“第十二届自然科学优秀学术论文”二等奖。相关内容在2012年就已被写进大学教科书中。

③“实物与场(粒子与波)的关系”被瑞德尼克在《量子力学史话》中称之为“物理学尚未征服的山峰中的最高峰”,是一个当之无愧的百年世界难题,也是爱因斯坦、普朗克、德布罗意多位大师的毕生追求。甘永超基于“第三种波粒二象性”与“π型三重波粒二象性”而拨云见日,理顺了三种“波粒二象性”之间的“虚实与时空关系”并高度地抽象、透过现象看本质:不仅给出了波与粒子之间完美的物理机制,而且还给出了精准的数学表达(被中国科协老科技工作者协会机关刊物《今日科苑》以及《科技中国》、《科技文摘报》、央视华人频道等称之为“甘永超公式”)。相关内容在2012年即被写入大学教科书中。


④“分立与连续(量子物理与经典物理)的矛盾”也是一个百年世界难题。比利时富翁索尔维曾邀请世界著名科学家多次相聚,一起探讨(此即著名的索尔维会议):尼尔斯•玻尔提出“并协原理”、保罗•埃伦菲斯特提出“浸渐假说”,马克斯•普朗克的后半生都在为之奋斗,却并没有完全解决。甘永超则将这一百年世界难题高度抽象为“甘永超猜想”,而后又被美国哥伦比亚大学的杰出校友、摩根大通的应用数学家Jihua Gan完成几何化而给出严谨的证明,并得到了可操作的工程验证——用一堆分立的鹅卵石堆出任意连续变化的重量,在分立与连续之间架起了一座桥梁,宣示了这一百年世界难题的破解(在五年一次的中共十九大开幕当天由行业报纸《科技文摘》(第五版)隆重推介)。

以上两大千年世界难题和两大百年世界难题的破解交织在一起构成了一整套新的物理学理论体系——“波与粒子的统一物理学”或者“太极粒子波物理学”。这对陷入困境半个多世纪的物理学走出困境将大有裨益,甚至还有可能引发一场“物质结构层次”、“物质与空间关系”的物理学革命。所以,2012年很可能就是继牛顿的1666年、爱因斯坦的1905年之后的第三个世界科学“奇迹年”。因为,由“太极粒子波物理学”所做出的三大预言、三大颠覆性判决、一大猜想(甘永超猜想)、二大现象(“电磁基波的真空凝聚现象”与“光子的真空喷射现象”)已经得到了三大不同类型的科学实践先后九次验证(还有文小刚院士的理论作为旁证)并且大部分写进了科技文献乃至教科书中。想当年,爱因斯坦广义相对论的三大预言之一(光线的引力偏折)被爱丁顿粗略验证(实际上很不严谨,参见《新发现》2012年第6期112-114页江晓原的文章“爱丁顿到底有没有验证广义相对论”)之后就一夜成名。今天,我们期待着甘永超已经十次验证的理论能够得到更精确、更权威的验证,期待他根据这一理论所设计的拦截核导弹的超级武器“巨光子炮”能够早日成功,为人类的和平事业做出贡献。展望未来,甘永超作为“太极粒子波”之父、中国的“德谟克利特”将名垂青史,他所创立的“甘永超公式”(有可能跻身“世界上最伟大的十大公式”与“物理学的五大核心公式”)也将为后人所铭记。

本文宣布:“分立与连续(量子物理与经典物理)的矛盾”这一百年世界难题已被破解,并且达到了工程验证的高度——用一堆分立的鹅卵石堆出任意连续变化的重量(有现存的算法和操作步骤,已经在分立与连续之间架起了一座桥梁)。不要迷信论文,先做出实实在在的结果——让原子弹爆炸,写出的总结(研究报告)就是世界上最好的论文。如果原子弹炸不响,东拼西凑再多漂亮的论文与专利都是枉然。

注:学术血统(五代师徒中有三代人荣获诺贝尔物理学奖):甘永超→→导师(北京大学物理系1955级Wenda SHEN)→→祖师罗伊·格劳伯(诺奖得主)的导师→→朱利安·西摩·施温格(诺奖得主)的导师→→伊西多·艾萨克·拉比(诺奖得主)的导师→→阿尔伯特·威尔斯的导师……

<返回列表

相关链接

版权所有 创新中国科学家经济学家年会组委会 www.cxzgnh.com
地址:北京市昌平区昌崔路198号 监督电话:010-63981320 15600026638 信箱:cxzgnh@163.com
Copyright © 2009-2020 , All Rights Reserve